风险提示: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请广大公众理性看待区块链,提高风险意识。

知道啦

|
APP
|
投稿

大陆会效仿香港证监会的加密货币“监管沙盒”吗?

发布时间:2018-11-07 09:53 阅读量 2369
关注
11月1日,香港证监会(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宣布,将会把加密货币交易所纳入“监管沙盒”。
11月1日,香港证监会(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宣布,将会把加密货币交易所纳入“监管沙盒”。在“沙盒”期间,香港证监会主要探索加密货币交易所在监管沙盒之下的运作情况,并做出判定——加密货币交易所是否应该受到规管。


大陆会效仿香港证监会的加密货币“监管沙盒”吗?
 

监管沙盒结束后,如果香港证监会认为,现阶段应当对加密货币交易所施行监督管理,那么香港证监会就会将加密货币交易所纳入监管之下,并很有可能向交易所发放牌照。

香港证监会首席执行官AshleyAlder表示,“监管沙盒”时期,那些希望受到监管的加密交易所将会被提供特殊的监管豁免,以便于它们实现探索性运营。

什么是“监管沙盒”?

监管沙盒(RegulatorySandbox)类似于“产业试验点”,即由政府监管机构划出一个“安全试验区”,新兴科技公司可在此“安全试验区”范围内放开手脚测试其创新性运营模式、测试新产品新服务或新的商业模式,而不用太过担心受到监管机构严厉的约束规则。

简单来说,监管沙盒是“试验田”,也是一种“预演”。这种模式很大程度上平衡了金融科技创新与政府监管之间的摩擦,实现了有效监管与科技创新的双赢。对监管机构来说,监管沙盒提高了它们对新兴行业的监管能力,为日后的正式法则的实施提供了准则。对创新公司来说,参与沙盒,有助于更好更快的受到监管机构的认可,接收来自监管的反馈,及时调整发展策略。

监管沙盒的概念,最早是英国政府于2015年3月份提出,旨在为区块链技术公司在跨境支付和证券管理等业务上提供合适的监管条例。之后便是美国、新加坡和澳大利亚先后发布了金融科技领域的沙盒管理文件。

此次香港证监会将加密货币纳入监管沙盒,虽然时间上较晚,但似乎来的更加彻底。AshleyAlder说:“这基本上是一种面向交易所和平台运营商的选择方法,他们将首先在严格的沙箱环境中与我们一起探索概念框架。证监会将制定新规则,根据这些新规则,所有将超过10%的混合投资组合投资于加密货币资产的基金,无论这些机密资产是否是证券,都必须遵守这些规则。”

香港沙盒监管探路者

近年来,区块链与加密货币急速发展,在为整个行业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度的同时也暴露出行业弊端。例如,虚假ICO空气币横行、疯狂抄币潮和加密货币交易所的非法操作等。这样下来,不仅政府监管机构,连从业者们都迫切希望行业能被完善的监管。

而香港证监会此次的监管沙盒,或可成为中国加密市场监管的“探路者”。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邓建鹏对此事发表了看法:一方面,香港是追随新加坡、英国、加拿大的监管沙盒应用到区块链虚拟货币的交易,故而推出这个沙盒监管测试它的风险,所以香港是采用了当前金融发达国家的一些比较有价值的做法。第二方面,香港对于区块链还是虚拟货币的交易采取的是谨慎,但也是合理尝试纳入监管的一种姿态。

那么它的成效,对于未来中国大陆如何有效地将区块链纳入长效监管机制,提供了一定的参考和借鉴意义。” 邓建鹏指出。

与此同时,来自国家信息中心中经网管理中心的朱幼平更是直截了当的表示,未来在香港,ICO一定会分类并定性,证券类、功能类、支付类会分清并明确定性,分属于不同法律监管。至于内地会不会效法香港,朱幼平认为大概率会。

他补充道,监管沙盒作为一项新的监管科技,内地很可能会模仿。但不会照搬香港的模式。另外,对于我国来说,短时间内加密货币和ICO也不会被放开。

沙盒计划不适合大陆?

实际上,沙盒计划自从在其他国家实施后就成为国内专家热议的话题,但这政策到中国或许会“水土不服”。

举例来说,早在在2017年7月,贵州就有非官方组织建议使用监管沙盒。当时,区块链金融协会、贵阳区块链创新研究院等单位共同发布了《区块链ICO贵阳共识》,提出建立各个领域的沙盒监管,以便形成成熟的监管体制。随后“94”降临,这一提议也被终止。

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原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锋去年94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美国一些金融科技监管经验很值得中国借鉴,特别是其穿透式监管、功能监管方面。而监管沙盒,总体并不适合在中国大范围普遍开展。

他表示,监管沙盒作为一个国际经验,也不排除考虑在个别领域进行试点,但总体并不适合在中国大范围普遍开展。孙国峰称,中国金融科技现在主要的问题还是监管不足。从国际经验看,监管沙盒实施对象都是一些初创型企业,金融科技自我发展动力不足,需要鼓励发展。相反,我国市场比较大,金融科技机构相对来说比较容易盈利,自身发展动力强,在此背景下如果再实施监管沙盒,很多大中小型金融科技机构都会来申请,可能容纳不下如此多的机构。

孙国峰认为,中国金融科技监管要注重微观功能监管和宏观审慎管理相结合。

“监管沙盒的设计对整个监管资源的要求非常高,对整个监管的耗费也非常重,如果真的有这样的机制出来,相信中国瞬间会爆发几千个甚至上万个项目进到盒子里去,到底有没有这么多资源、有这么多监管的人才,对这样的项目进行充分的测试认证和最后的审批,这也是我们亟待需要去了解和解决的问题。” 腾讯金融科技副总裁洪丹毅曾在公开演讲时表示这样的担心。

而值得一提的是,国内的区块链沙盒并不是毫无可能。

海南省自由贸易试验区的落地,也让区块链企业心头一乐,期待着海南推出区块链的沙盒计划。目前,火币中国总部、百度度链、蚂蚁金服、360区块链、迅雷区块链等均已入驻海南。

“海南省自贸区的成立,让区块链有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政府沙盒雏形。但给区块链行业的公司有多大的实践发展空间还需要再看看。”有业内人士称。(汇众资讯)
声明:币块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收藏

**** 专栏作者
简介:

个人简介

文章: **

浏览量: ***

最近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