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提示: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请广大公众理性看待区块链,提高风险意识。

知道啦

|
APP
|
投稿

一群前高盛集团员工仍认为可以用加密货币拯救华尔街

发布时间:2018-10-20 11:39 阅读量 14006
关注
Accrete Capital Technologies公司创始人Arya Bolurfrushan集结了一群高盛公司的同事打算创建新产品来颠覆华尔街和虚拟货币世界。

一群前高盛集团员工仍认为可以用加密货币拯救华尔街


Accrete Capital Technologies公司创始人Arya Bolurfrushan集结了一群高盛公司的同事打算创建新产品来颠覆华尔街和虚拟货币世界。但加密货币行业却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简单,但Bolurfrushan的团队还是很自信。想成功还要克服很多的障碍,比如激烈竞争,监管要求等。

 

在曼哈顿的哈佛俱乐部内,在一个裱装好的大象头的对面坐着Arya Bolurfrushan,他坐在枝形吊灯下面,领带上有狮子的图案,正为他的新数字代币基金计划感到头疼。

 

那是六月的时候,加密货币市场暴跌。但Bolurfrushan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在描述他的新公司Accrete

 

Capital Technologies时,他制定了一项计划,即运行基本上是通过数字代币销售股权的对冲基金。他说,几乎任何人都可以购买。他看起来像一个银行家,但听起来像一个加密货币的激进派,他说,Accrete可以通过创建比资产管理者更低的费用和比比特币更低的波动性来颠覆华尔街和虚拟货币世界。

 

对于一个本身没有数字货币行业经验的人来说,能说出这种话算是很有自信的承诺了。Bolurfrushan本身也并不是个只会说大话的花瓶,哈佛商学院毕业,第一份工作在高盛集团做了两年做到2008年,之后去了一家石油公司,也是公司中的佼佼者。

 

截至8月底,他的新公司还招募了五位高盛的同事,大多数是30多岁的男性,还有一位是他今年在一家高档寿司店遇到的房地产继承人。他们本月计划出售价值1.5亿美元的代币,尽管比特币市值正在萎缩,许多项目也相继失败。从那以后,加密货币行业就比他们想象的还要艰难一些。

 

就算许多加密货币怀疑论者一直在警告投资者,但数字货币的魅力还是吸引了很多人,包括华尔街留下的人,还有银行家。在这种情况下,34岁的Bolurfrushan和他的同事们也在赌他们的名校学历和大企业工作经验是有一定程度上的优势的。在泡沫萎缩之后,他们以局外人的身份进军数字经济行业,用法律意义上很模糊的战略——但他们的野心依然很大。

 

Bolurfrushan承诺,Accrete公司将提供给投资者的回报很丰厚,就像住在纽约市,哈佛毕业,在高盛集团工作一样。换句话说,他的想法是,他可以让投资者成为业内人士。

 

十分危险

 

他将面临来自双方的怀疑。

“这个行业非常危险——我把它与‘权力的游戏’进行了比较,”Bitcoin Foundation董事会成员Bruce Fenton说。“你不知道谁是好人或坏人。他们本身甚至可能都不知道。”

Bolurfrushan来自一个从事水晶,私人银行和保险业务的伊朗商人家庭。他在迪拜长大,大学读的是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他很早就结婚了,夫妻两个人在曼哈顿文华东方酒店喝茶,讨论善与恶。他咬着指甲听Luciano Pavarotti和David Guetta,尽管那个法国DJ不是很酷。他最突出的特点是他永远有条不紊,很内敛的风格,即使在其他奋斗者中也很突出。

 

哈佛商学院的朋友Josh Hix说:“他是一个会穿着三件套西服出现在班上的人,而其他人都穿着牛仔裤。”Josh Hix是Plated餐饮半成品配送服务公司的共同创始人,他认为Bolurfrushan是一个投资者。“我们的一些朋友会偷走他西装胸前口袋的手帕,这让他非常恼火。”

 

比特币噩梦

 

根据Bolurfrushan自己的说法,他第一次接触比特币的经历像是噩梦一样。大约五年前,他买了一台比特币采矿机,让一个朋友研究怎么使用设备,商议好利润平分。在去年比特币价格飙升至近2万美元时,他打电话给朋友文:“我们是不是赚了很多钱?”但朋友告诉他一直没有弄清楚怎么使用采矿机。就这样他们可能间接损失了数百万美元。

 

Accrete的管理团队也是通过一系列的巧合走到了一起。房地产投资者的儿子Jonathan Moinian无意中听到Bolurfrushan在曼哈顿中城的Kurumazushi餐厅电话中讲波斯语。Moinian现在是Accrete公司的首席运营官。在通用电气公司研究新兴技术工作的Maja Vujinovic在去往克罗地亚的游轮上遇到了他。高盛的同事Austin

 

Hulbert在哈佛俱乐部遇到了他。

 

Bolurfrushan在哈佛大学的另一位朋友Bjoern von Siemens说:“他的很多时间都用于向那些有影响力的人学习。他一直恪守这一点。”Bolurfrushan还向致力于环游世界论坛类的Young Presidents’ Organization组织推荐了von Siemens(他的家族成立了著名德国企业西门子集团)。

 

Accrete公司的白皮书结合了对华尔街和加密货币的策略,看起来又宏大又矛盾。白皮书强调分散资金的革命性好处,没有显著的下行波动性,除了利润丰厚和华尔街精英投资之外,还没有保密性低,高额费用或服务器锁定等问题。这个想法是通过出售代币筹集资金,然后投资股票,债券,私募股权,房地产和风险资本。代币价值会随着投资组合价值的波动上升或下降——Accrete称会收取大约四分之一的利润。

 

加密货币行业状态问题

 

Bolurfrushan要想获得成功还要克服很多困难。对于初入行业者来说,公司专业的发展计划和很多业内行话对常规投资者来说可能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美国政府也一直在打击加密货币投资,并制定严格的监管规则,禁止对冲基金向不富裕的美国人出售。

 

此外还有一系列类似项目的竞争,包括前高盛合伙人Mike Novogratz数字银行在内的大量投资。机构投资者正在慢慢地进入行业,而在这个行业中,已经有600多个已经消失的代币和不计其数的骗局。

 

九月,在哈佛俱乐部的屋顶上,Bolurfrushan还是显得很平静:“我们现在正在建立的公司会有超过100年的历史,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做到的。”

 

但首先,他不得不担心今年剩下的时间。随着10月的到来,面对工程问题以及潜在的投资者想了解他在做什么,他决定将筹款推迟至最早11月。

 

几天后他说:“我们才刚刚意识到实际上这个行业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来源:区块链铅笔

声明:币块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收藏

**** 专栏作者
简介:

个人简介

文章: **

浏览量: ***

最近文章